在清迈享受阳光下的美味早餐

作者:北京青年旅行社
时间:2014年01月17日 13:40 浏览次数:

旅行的心情总是那么迫不及待,改不了这猴急的习惯。 旅行的第一天也总是在期待和痛苦中度过。期待的是很快就能揭开目的地的神秘面纱,痛苦的是为何大把时间都必须浪费在灰机上,如果有任意门,自由出入那多好呀!可惜我家没有万能的小叮当…

到达清迈

早上五点多离开家门,经过北京机场、香港机场、曼谷机场、清迈机场,再经过二十分钟车程以及身体的疲惫,手、脚被行李压迫后的酸疼,就到达了“lanna”。“lanna”其实是清迈文华东方度假酒店,它的建筑风格是按曾经在泰国辉煌一时的lanna王朝设计的,这种建筑风格源自十三世纪末,影响后世达二百年。从进入酒店大门的一刻就仿佛到了另一个国度,金碧辉煌的壁画、尖顶的楼阁、人兽结合的神秘雕像、热带植物散发的迷惑味道令我们每个人震惊,路途比想象的要疲惫,这里也比想象中的要理想。

夜色中的“lanna”神秘、华丽,酒店的客房登记处是一栋没有门的木质尖顶建筑,它更像是一座塔,坐落在一段石阶的最高处,从镂空的四周透出温暖宁静的光。拾级而上,我仔细观察着石阶两侧水中手捧莲花灯的人鱼合身雕像,水中游着一种从没见过的半米多长的黑色大鱼,显得有些诡异。进入尖塔中,另一座小的尖塔矗立在厅堂正中,把厅堂分割成前后两部分,四周有暖黄色的荷花灯。向远处可以看见稻田中点点的灯光,像星星落在了地上,可以听见蛙鸣,闻到香薰混杂热带潮湿的味道。拿到金属做的房间钥匙,酒店服务员热情地开着电瓶车把我们送去房间。

原以为是房间,其实是一人一栋别墅的独门小院,独门小院就散落在满是热带植物交错的小路上。其他同伴先下车到了自己的小院,最后到了我的9号小院,迫不及待推开小院木门进入院中,有两栋木质二层楼的别墅,靠左侧的属于我,院中还有泳池和躺椅,这太让人意外,也太理想了。别墅一层是客厅和厨房,甚至还有钢琴,二层是卧室、衣物整理间和一个非常奢侈的浴室,浴室分成四部分:不大的卫生间、 能喷各种水柱的淋浴间、帘子后阳台上的露天淋浴以及面积很大且装修风格古典的梳洗间。衣物整理间大得像电影中贵族们专门用来放衣物的房间。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卧室中那张挂着纱幔的白色大床,躺上去柔软有弹性,令人想起豌豆公主的故事。此时就恨自己不能分身,把楼上楼下的房间和院子都享受一遍。我从楼上向旁边的院子望去,隔着树影隐隐约约地看见同伴在她楼下的温泉池里裸浴,池中漂着一盘热带水果,远处稻田里的蛙鸣时有时无,而我要先享受那张漂亮的大床,明早赶着日出去散步。

等不到事先约好的morning call,我就换上裙子、凉鞋出门享受异地湿漉漉的清晨。昨晚好像下过雨似的,门外的躺椅是潮湿的,远处的树被淡淡的雾笼罩,空气也很清新,没有来时那么闷热。小院外的小路交错分布,可以通往酒店的各个地方,偶尔有骑车的泰国男孩从你身边路过,他会热情地问你需不需要坐电瓶车。

通过田野中蜿蜒的木板路,远处便是我要去的露天餐厅,遮阳伞下已有外国夫妇在悠闲地用早餐。清晨的阳光浅浅地洒在餐厅旁的田野上,绿草的味道蔓延到鼻腔中来。早餐是丰富的自助餐,有各种卖相极好的小点心和切片水果,还有不知名的泰式独特美食。有种可口的泰式早餐是把一些小肉丸放入碗中,浇上几勺稀粥似的汤,再依口味洒上小料,入口鲜美清爽。

酒店中有一个博物馆,是一栋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屋,里面生活着一家手工艺人。屋中除了有各种编织的小东西外,还有织布机,在屋子的二层更是陈列了各种工艺品,有银饰、木雕什么的,印象最深的是屋梁上挂的一只木雕的小牛,外形精致时尚,拉它的尾巴,头就会上下左右地摇晃,老屋中的手工艺人能做出这种可爱之物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院子里供奉着一个小小的神龛,上面放着很多食物,这里的人相信神就活在他们的周围,无处不在。老屋没有博物馆的严肃,主人热情的笑脸、干净随意的环境、和谐的生活气息让人没有陌生感。手工艺人们生活在这里,在这编制工艺品,供奉着保佑他们的神灵,在我们的眼中他们的日子和谐宁静,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,我想这种生活状态才是老屋中真正的历史陈列品。

就着太阳的金红色余晖,晚餐是从露天小酒会上开始。小酒会没有传统上所说的酒会那么正式,一些打扮漂亮的泰国女孩在空地上摆了几处特色小吃摊子,现做现吃,不知名的小吃味道特别,餐具是用叶子叠成的。

我最喜欢的是酸辣味道的春卷,摊主把一张半透明的春卷皮铺在发热的铁板上,把粉丝及多种食物放在春卷皮上卷好,在铁板上预热一会儿就可以了,咬下去,口感是温热的,半透明的春卷皮很有嚼劲,伴着酸辣的里馅一同在口腔中发生弹性与酸辣的味觉反应。另一种小吃是把鹌鹑蛋打入一个个小铁槽中,原汁原味地煎熟后即可,然后依个人口味浇上酱油等调料,成糊状的蛋黄鲜美炙热地融化于口中,一口一个,只吃一碗不过瘾,于是我和同伴不时地徘徊于这小摊前,就为让摊主再盛上一碗。

其他小吃味道独特得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,有一种用叶子包上各种小作料的小吃,摊主坚持要我一口吃进嘴里,看见她的热情,虽然不知包的是什么,也还是一口放进了嘴里,乱七八糟地嚼了一通,但味道却是前后有变化的,前味是叶子的清香加上淡淡的甜,后味是甜、辣,好像还有点虾仁味,最后还嚼到了脆的东西,稀奇古怪的味道伴着我的疑惑一块咽了下去,还没缓过劲来,一个同伴问我这是什么,我也坚持要她一口就吃下去,她就说了一句“你确定?”,然后就塞进了口中,然后又表情怪异地离开了。一会儿我得到了有惊无险的小小报应,模糊中听见一个男孩说什么很多虫包着吃什么的,我一下就想到了刚才的叶子包,我赶快问他“什么虫?哪有?”他高兴地说“蝎子、蛆,好多种,脆的。”天啊,脆的、蛆、刚才的虾仁味,我忍不住恶心起来。要他带我去看,原来有个小摊摆了各种虫子,他所谓的蛆其实是竹虫,我暗自说了句“幸好幸好”。

露天小吃完后开始了正式的泰式晚餐,味道虽然也很好,烛光在餐桌上摇曳,但小吃却更让人回味。

清迈旅游资讯

北京青年旅行社
专注五大服务项
  • 专注服务
  • 产品丰富
  • 品质优先
  • 服务承诺
  • 实时预订